小灰象和二娃去旅行

小时候最喜欢看星星了。是真的认真地找牛郎星和织女星,也是真的认真地相信月亮上面有嫦娥。总是把月亮的斑纹看成一个梳着飞天髻倾腰飞舞的仙女,总是疑惑月亮不是很大吗,为什么嫦娥显得施展不开呢。


胭脂粉好比那迷人的药,蜜糖嘴好比两把杀人的刀。

芙蓉面就是这个勾死的鬼啊,小金莲好比这个恶毒魈。

杨柳腰如同是绊马的索,风流眼逼我走上独木桥。

烟花院好比这个森罗殿,红绫被就是这个狱监牢。

一双玉腕千人枕,半点朱唇万客嚼,管他张王和李赵,鸳鸯枕上唤娇娇。

悔不听家严的苦训教,任意儿胡为我乱赌嫖!

只说你花容月貌人俊俏,却原来貌美心毒虚情假意内藏刀。

孟哥真是人好,又温柔又体贴,太知道疼人了。内心得有多少温暖的爱啊。


观众花钱买的是艺,人家多给送的是情。别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,花了钱也没有为所欲为的理。


好喜欢孟孟呀。

不用道歉,我自己下功夫就行。

人真是自个儿成全自个儿,要想人前显贵,您必得人后受罪。


冢不二于我是初恋,stucky于我是一生一次的深爱,孟周于我是,“这好像是个坎儿啊”。


那,如果你愿意的话,要不要去看星星?

“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从来没有在同一场比赛之中双双落败。”

被这句话狠狠戳中。

这种感觉……不就是……

我又初恋了!

面瘫是如何吃醋的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