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糖葫芦娃

一根签子串七个果,八个就赔了,六个卖不出去

五月天演唱会是我这两个月生活里十之一二的如意。


开开心心

星星眼:

【穆卓成双】24h联文在此全部结束

谢谢24位太太发的糖!!!以下附有此次联文全部24篇文章1篇同人图的微博和lof链接!!!

0:00 《巳时天明》   @穆迟迟抱紧了卓治并向您扔了只司阳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7880641744320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yitiaojianqiangdexiaojingyu.lofter.com/post/1dea7fc6_1c6752a07


1:00 《过度沉溺(R)》  @解家安十九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7889609763183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livuai.lofter.com/post/1ede224b_1c678afe4


2:00 《应许之地(微R)》  @袖香温素手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7908659532570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xiuxiangwensushou.lofter.com/post/30aaf83e_1c6752b79


3:00 《假日》 @烛影子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7930969490642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xiaofangjianqwq.lofter.com/post/1d46139b_1c6782335


4:00 《是风平》 @舟起明轮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7938220897272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minglunzhou1701a.lofter.com/post/1f62838d_1c678cdf3


5:00 《日出》  @娃娃岁晏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7955237786361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yanyufuyunshuang.lofter.com/post/1e503764_1c675a3da


6:00 《非典型ABO》  @不二子玉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7967480655089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buerziyu.lofter.com/post/1f6659e5_1c6761227


7:00 《晨跑后的更衣室》  @阿元.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7986791298956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ayuan781.lofter.com/post/1f9f37ae_1c678862c


8:00 《斑驳》 @一品大罐头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7997717470304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yipindaguantou.lofter.com/post/1ff5b0a1_1c678da28


9:00《喜欢》  @🌬互联网恶霸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016512459286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jiuzhaigouxianyu.lofter.com/post/1f9c9902_1c678ea9a


10:00 《我一个木头我容易嘛我》  @青葙·秦艽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7970199071274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qingxiangqinjiao.lofter.com/post/30a15ff6_1c678cb80


11:00 《夏日、眯眯眼与毛绒绒》 @明月别枝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043363750588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mingyuebiezhi935.lofter.com/post/30ba9bef_1c6773d16


12:00 《他和他的光年距离》   @墨…绯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057951497093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mofei491.lofter.com/post/1f649478_1c6794245


13:00 《临渊羡鱼》  @Happiness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073185520328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gzygzyoo.lofter.com/post/1f513131_1c67954f0


14:00 《简单事》  @vyukoy.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088267950594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langsushaonu.lofter.com/post/1fce1420_1c6796f25


15:00 《都是手机惹的祸》  @鱿鱼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113778089630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aliezforyou.lofter.com/post/1e54684c_1c6771f83


16:00 《我明白》  @果亨君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118592790297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putongyonghuw.lofter.com/post/1fe4bcf7_1c6799dd0


17:00 《及时雨》  @祖传小企鹅_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134607045119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zuchuanxiaoqie.lofter.com/post/30ae1876_1c6786b4a


18:00 《向晚》  @爬墙专用小号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149441871500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chengxiachiyu.lofter.com/post/1cbeb0d2_1c67890d4


19:00 《暗涌》  @冰糖葫芦娃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165766505441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kafukatuosituo.lofter.com/post/1dd28618_1c67a2382


20:00 《小娜的魔法》 @唐问辞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179393439038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tangwenci.lofter.com/post/1d6938ee_1c677dd07


21:00 《并辔》 @洛殇羽月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194148973454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luoshangyuyue.lofter.com/post/1e87a903_1c676590c


22:00  @掉毛的羽叔叔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209127069738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xinrenxiaoshoudiyiqianacuteomega.lofter.com/post/1f535341_1c67a7964


23:00 《令人愉悦的事物清单》  @苏夜白陆_银他妈一生推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224025010536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suyebailu.lofter.com/post/276d2f_1c676589b


24:00《万象似水》(【穆卓成双】联文番外大篇)  @穆迟迟抱紧了卓治并向您扔了只司阳 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08240752449763?sourceType=qq&from=109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lof链接:http://yitiaojianqiangdexiaojingyu.lofter.com/post/1dea7fc6_1c6779432



【穆卓成双/19:00】暗涌 (一发完)

※ 小甜饼

※ 一发完

※ 6k+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卓治是第一个知道穆司阳的伞丢了的人。当时校园的凉亭里弥漫着初夏的栀子花香,坐在卓治对面背单词的穆司阳突然抬起头,问:“卓治,你见过我的伞吗?”

卓治想了想:“在图书馆的时候见到过,后面没印象了。”

穆司阳点点头,没再说话。

“怎么了?”卓治追问。

“没什么,好像是丢了。”

“哦——”

“别分心,继续背单词。”

卓治没说话,眼睛却盯着穆司阳。

穆司阳头也没抬:“别看我,看书。”

卓治一弯嘴角,手向前伸,蓦地盖住穆司阳手中的书。

对面的人抬头,少年人脸庞其实没那么冰冷,一点无可奈何从眼睛里流露出来:“卓治……”

卓治笑起来:“我考你。”他想了一下,说:“abandon——”

“卓治。”

“Apple。”

“手拿开,我要继续背单词了。”

“Amour。”

“卓治……”

卓治挑挑眉梢,直视他的眼睛。

午休时分的校园很安静,只有清脆婉转的鸟鸣,藏在树影里面。树影外的一点阳光洒下来,落在穆司阳发梢,发梢就成了浅浅的金色。

穆司阳一推眼镜,轻轻叹气:“……隐秘的爱。”

 

穆司阳丢伞的当天就下了雨,卓治的黑伞罩着两个人,两个人默默走过校园里的青石板路,一片小小的粉色花瓣随着水流转动,越飘越远。

卓治看得有点入了神。

穆司阳的话拉得他回神:“你已经决定选择文科了?”

“嗯。你理科?”

穆司阳点头。

卓治看着那片花瓣飘至不见,声音也飘忽起来:“有点可惜啊,以后不能继续做同学了。”

穆司阳调整了一下网球包的位置,目视前方:“还是队友。”

 

2

卓治靠在医院外面的围墙上时,想,穆司阳一定还没来得及买新伞。他抬头看看阴沉的天空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好笑。

穆司阳走出来的时候果然只背了一个网球包。

穆司阳意外地看着他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卓治笑得坦率:“担心你。”

 

大雨从天而降的时候卓治想自己一点有点特异功能,每次带伞雨都会准确地落下来。

他撑开伞,罩住两个人。穆司阳轻轻推他的手,伞面的偏向就换到了他这边。

两个人肩抵着肩,步调一致。天地间只有雨帘,万籁只剩雨声。

卓治去看穆司阳的侧脸,想,和这个人在一起,好像不管多高的地方都可以到达。

然后卓治又笑了,司阳还挺好看的。

 

3

卓治接过字典的时候抬起头,看到了穆司阳眼下淡淡的黑眼圈。

“司阳,你昨晚几点睡的?”

“一点多。”

卓治点点头,翻着字典:“谢谢你不远万里送过来。”

“习惯了。”

“我可以在字典上画画吗,用铅笔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午休要不要一起去图书馆?”

“好。”

 

穆司阳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卓治的目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离开了书本上的文字,落到了穆司阳的脸上。

大片的阳光也从不远处的玻璃窗照进来,落在他们身上,温热的,金灿灿。穆司阳睡得安然沉静,抿着嘴角,像个小孩子。

卓治笑着,小心地拿过一本历史书,竖起来,一片小小的阴影罩在穆司阳脸上,像一个梦境。

一点清淡的茶香在午后的阳光中氤氲,飘到了卓治的鼻尖,他抬眼去看,看到了穆司阳泡着茶叶的水杯。他盯着穆司阳的睡脸,小声说,你真是个老头子。

 

卓治睡醒的时候感受到了一阵风柔和地扑在脸上,再眨眨眼,看清了穆司阳在用书扇风。

“醒了?”穆司阳轻轻问。

“嗯……怎么突然这么热?”

穆司阳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书,手上也没有停下扇风:“图书馆的空调坏了。”

卓治揉揉脸,然后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己的水杯:“你帮我接水了?”

“嗯。”

卓治伸手去拿水杯,却被穆司阳拦下。“烫。”穆司阳说。

“可是我渴。”

穆司阳把自己的水杯推向他,嫩绿的茶叶在透明的杯中飘荡:“喝我的。”

 

4

穆司阳买了一把新伞。卓治还没走进更衣室的时候就听到唐佳乐的声音:“司阳你的伞居然和卓治的一样?这个伞很好用吗?我和大池也要去买!”

卓治在门口停住了,嘴角弯着。

穆司阳的声音和雨滴一样清清凉凉:“凑巧。”

阿严的声音在卓治耳边响起:“不错的数据。”

卓治看他一眼,伸手推开门,自言自语:“有趣。”

他走进去,正好迎上穆司阳的目光,两秒后,穆司阳移开了目光。

他们成了换衣服最慢的两个,慢到别人都离开了,只剩下他们两个。卓治一边把衣服挂好一边说:“我想换网球包了,周末要不要一起去看看?”

“好。”

 

唐佳乐对于他们的一模一样的雨伞和一模一样的网球包疑惑了很久。他的手臂垫在卓治的肩膀上,表情困惑得好像遇到了代数大题:“卓治啊,你和司阳什么时候感情那么好了?感觉,比我和大池还好?”

卓治笑得温和:“凑巧。”

 

5

穆司阳的微信头像是一片山,层层不尽,被浓重的乌云压住,成了水墨的颜色。

除了卓治没有人知道穆司阳为什么把头像换成这张图,除了穆司阳也没人知道这张照片是卓治拍的。

卓治的文件发送过去,穆司阳很快就回话了:“你去爬山了?”

卓治还没来得及打字,穆司阳又说:“怎么不叫我一起。”

卓治发个笑脸,说:“怕你日理万机啊,新晋队长。”

“下次我们一起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这张照片拍得很好看。”

“谢谢~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这张照片就会想起你,大概是因为上了岁数的人都爱用这种图片当头像吧。”

这次穆司阳没再回话。

卓治愉快地收起了手机。

 

晚上睡觉前他再次打开微信,看到穆司阳的头像变成了那张照片,他手一松,手机险些砸到脸。

“满意吗?”穆司阳问他。

“和你绝配。”

 

6

第二天卓治破天荒地迟到了,穆司阳盯着他手臂上的纱布和身上其他几处伤口,皱紧了眉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昨天拍完山景下雨了,下山的时候摔了一跤。”

唐佳乐围着卓治转:“你不是说没事吗?怎么这么严重!队长你就别罚他了,他去医务室换药才迟到的……”

“是呀,司阳,”池大勇也说,“别罚卓治了。”

穆司阳盯着卓治:“五十圈,先训练,最后再跑。”

 

卓治坐在场边,看着穆司阳围着球场一圈圈地跑。暮色已至,天际是温柔而瑰丽的颜色,天顶是逐渐深起来的蓝。

穆司阳再次经过卓治身前时,卓治叫停了他。

“什么事?”穆司阳停下来,微微喘着。

“够了,五十圈到了。”

“你确定?”

“你怀疑我数学不好?”

穆司阳笑了,摇摇头,他看着卓治:“以后记得还我,五十圈一圈都不能少。”

“……我数错了,其实还差七圈。”

穆司阳接过卓治递来的毛巾:“一圈不差。”

卓治偏下头,思考片刻:“好像还是我赚了——队长以身作则,没有可以罚跑的机会。”

“不一定,私下比赛就会受罚。”

夕阳最后的余晖落尽了,清风撩动卓治的刘海,他问:“你想和谁私下比赛?”

“你猜。”

卓治眨眨眼,无辜地看着他。

穆司阳拿起自己和卓治的网球包:“走吧,下次受伤记得告诉我。”

“我就不能不受伤吗?”

“那样最好。”

 

7

“路夏很厉害。”卓治擦着头发说。窗外雷雨声阵阵,一道闪电横贯苍穹,一瞬间照亮他们的脸颊。

“为什么不尽全力?”这句话的语气有点不一样,卓治抬头,看到穆司阳逼仄的眼神。

“我没办法。”卓治说。

然后他手里的毛巾被穆司阳接过去,他细致地擦去他头发上的雨水:“认真一点,卓治。”

卓治隔开他的手,像个突然执拗起来的孩子:“如果我始终没办法认真呢?如果我就是无法执着于胜负呢?”

穆司阳皱着眉,直直看进他眼睛里,拿着毛巾的手慢慢垂了下去。

那天的校园路上,两顶黑伞一前一后。天地间只有“沙沙”的雨声。

 

8

山里的雨来得更加凉爽。卓治撑着伞找到了在外面发呆的穆司阳。

他慢慢走到他身边,站定:“最宝贵的东西,我送你的护腕?”

穆司阳转过脸来和他对视:“最宝贵的东西,你弟弟送你的耳机?”

“小宇就送过我一副耳机。”

两天后,卓治收到了一副新的耳机。

穆司阳推推眼镜:“收好了。”

卓治好笑地看着他:“谢啦。”

 

9

打完海广卓治住了两天院。第一天晚上他乖乖地给远在地球另一端的穆司阳发微信:“我又受伤啦。”后面附了一个笑脸。

过了挺长时间穆司阳才回复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比赛时候头被打中了,短暂地看不到啦。”

“现在在哪?”

“医院。”

“住院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医生怎么说?”

“应该是没事了,最好再观察一下。”

“那就好。疼吗?”

“挺疼的。”

卓治盯着手机屏幕,犹豫了两秒,还是打字:“其实有点害怕。”

“别怕,没事的。”

“你快点回来。”

“嗯,一定。”

 

10

卓治在会议室见到穆司阳的时候,整个人都怔住了。

继而一个笑容慢慢在他脸上浮现:“回来了?”

穆司阳也对着他浅浅地笑:“嗯,回来了。”

 

11

时间在他们登上冠军领奖台之后过得飞快,像风一样呼啦啦地跑过新年和春天,把高考拉到了眼前。

 

“穆司阳在吗?”

蓦地听到自己的名字,穆司阳下意识抬头。他的视线越过大半个教室,终点落在教室前门,皱了下眉。

卓治穿着修身的校服,立在门边,单手插兜,另一手卷着一张纸,迎着他的目光对他笑:“主任找你。”还扬了扬手中的纸。

晚自习中的教室静悄悄,不少同学偷偷地回头看着穆司阳。穆司阳脸上没什么表情,他看了一眼做到一半的数学题,放下笔,站起身。身姿挺拔,像校园里的松。

他走到卓治身边,声音压低:“走吧。”

教学楼的走廊明亮又安静,两个人的脚步声也压低,默默地并肩走着。

穆司阳走出几步才发现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的脚步声,他回头看,卓治停在了两米外的楼梯口,弯着嘴角不说话。

穆司阳又看了看走廊尽头的年级主任办公室,望回卓治:“不是去那里吗?”

卓治摇摇头。

穆司阳仿佛察觉到了什么,他快步走回卓治身边,抽出他手中的纸,打开,中间写了四个字:笑一个吧。后面跟了一个笑脸。

穆司阳沉下脸:“卓治。”

卓治用手指比出个相机,对准了穆司阳:“育青摄影协会主任找你,可以吗?”

“距离高考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了,卓治。”

“我知道,”卓治扬起嘴角,“所以,如果你愿意的话,要不要一起去看星星?”

穆司阳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,他左手食指一推眼镜:“无聊。”

 

南方六月的夜晚连风都是热的,掀起碧绿的层层树叶,又吹来淡淡的栀子花香。他们在校园中的青石板路上走着,昏黄风路灯拖出两道长长的身影。

卓治停下脚步抬头看,只能透过树叶的缝隙看到还透着夕阳余晖,却又被灯光晕染成昏沉紫色的天空。

穆司阳看了一眼手表:“去网球场,那里能看到。”

“不会打扰小朋友们训练吗?”

“最近训练时间减半,已经七点了,都结束了。”

 

晚上的网球场成了边网后一格一格的单调世界,白色的线,绿色的场地,都被夜色模糊了。

“总觉得上次看到这样的球场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”

穆司阳看过去,看到卓治透着落寞的眼神,他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:“球场里可没有星星。”

接着他感受到卓治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几秒,温和又玩味的,然后是风一样清朗的声音:“不知道为什么,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在口头上总是占不了上风。”

穆司阳转过身去,声音里没压住笑意:“偶尔看天才吃瘪,还是挺有意思的。”

他转身走向球场入口,卓治在原地愣了几秒才追上去:“队长就这么欺负人吗?”

穆司阳推开球场的门:“我已经不是队长了。”

卓治跟在他后面走进去:“对我来说永远是。”

站在球场上时,穆司阳感觉自己血液里的激情在一点一点苏醒,他想到了许多瞬间,加入育青网球队的那天,成为队长的那天,育青败北的那天,输球的那天,还有育青拿到冠军的那天——三年,他们跑过这里的每一个角落,在烈日下痛痛快快流过许多汗,有过分歧,但始终都在为了同一个目标前进,拼尽全力,毫无遗憾。

“司阳——”

穆司阳循声看过去,看到站在对面半场的卓治。

“司阳,这样看你,很不习惯啊。”说完,他的笑容凌厉起来,手臂上伸,身体后仰,做出了一个发球的动作。

穆司阳沿着脑海内网球的轨迹,捕捉到虚无的网球,做出一个利落的挥拍:“我也是。”

卓治跑动两步,回球:“会不会觉得遗憾?我们的比赛太少了。”

“不会。”

卓治突然停下了脚步,穆司阳仿佛能够看到球砸向他腹部。

“我会。”卓治说,同时,他拍子上移,挡在腹部,放了一个短球。

“我们比过了,”穆司阳向前走,翻跳过球网,走到卓治面前,“和认真的你比一场,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。”

“可是我不甘心,”卓治微微仰着头。

“以后还有机会。”

卓治抬头看着天,悠悠道:“典型的司阳发言。”然后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,神情蓦地严肃:“司阳!”

穆司阳也不由有几分紧张:“怎么了?”

“我们好像,是来看星星的……”

 

网球场的上空永远是空旷的,远离树木与灯光,几颗星星在夜空中闪亮。

他们两个并排躺在球场上,望着头顶上方的一小片星空。

带着蔷薇香的风从他们的面颊抚过,又吹动发梢。

卓治的声音轻轻响起: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。天阶夜色凉如水,卧看牵牛织女星。”

穆司阳思考了两秒:“银灯夏光热画屏,空气球拍非常轻。天阶夜色凉如水,卧看牵牛织女星。”

卓治挑眉:“没想到你还是个诗人。”

“是夸奖的话乐意接受。”

“哎,司阳,”卓治手肘碰碰身边的人,“我们来背诗吧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比不过你。”

“又不是比赛,我考你,这是为高考复习语文。”

“……胡搅蛮缠……”

“醉后不知天在水——”

“满船清梦压星河。”

“谁家今夜扁舟子——”

“何处相思明月楼。”

“你有相思过吗?”

“背诗。”

“再不早恋,就老了哦。”

“背诗,别分心。”

“好吧,反正我有过。入我相思门——”

“……谁?”

“嗯?什么谁?”

“没什么,”穆司阳松一松领带,“这首不在考试范围。”

“那,君应有语——”

“这题也不在考试范围。”

卓治盯着他的侧脸。

寂静的校园里,他们只听得到微微的风声和彼此近在耳侧的,浅浅的呼吸声。

穆司阳望着夜空中的云:“……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”

卓治笑了一下。片刻之后,他的声音再次响起,是轻轻的哼唱: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,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……”

穆司阳没有接下去,他甚至有一种莫名的感觉,仿佛卓治的声音是从远方飘来的,渺渺飘过青青山川,落在了耳际。

卓治似乎也不需要穆司阳接下去,他闭着眼睛,声音里的情绪淡淡的:“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,一壶浊酒尽馀欢,今宵别梦寒……”

卓治安安静静的,嘴角还翘着。

穆司阳凝视着他,凝视着他的眼角眉梢。

“卓治。”他静静开口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不想笑就不要笑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想笑?”

“……我就是知道。”

“胡搅蛮缠。”

“你报复心还挺强的嘛,卓治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“不过,”穆司阳的声音让六月的风吹得柔和了,“还会有机会再聚的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唉……”卓治长叹,“但是,是真的要结束了啊,我们的育青网球队,我们这三年。”

“会再聚的,卓治,别钻牛角尖。”

“不过,”卓治的手指无意间碰到穆司阳的发梢,他顺手又弹了一下,“高中马上就毕业了,你再不早恋,就真的晚了。”

穆司阳直视他的眼睛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有?”

“啊?”

穆司阳好整以暇地转开目光,不再看他。

卓治咬了咬嘴唇:“穆司阳,暗恋可不算早恋。”

“共勉。”

卓治坐起来:“司阳,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在暗恋谁?我心灵感应到了,你非常想告诉我。”

“不,我不想。”

“这怎么办呢,欺骗自己的内心可不好啊。我可以免费倾听,不用谢我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

“一个人憋在心里会憋坏的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一个人憋在心里?”

卓治愣住:“你告诉谁了?”

穆司阳绷着脸,没几秒就笑了,小小的弧度,带着一点点狡猾:“日记本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穆司阳也坐起来,靠在卓治身边,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教学楼:“也许高考结束后,我会把这本日记托付给一个重要的人吧……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意思。”

卓治皱眉:“我怎么感觉,我好像被你耍了。”

“没有的事,不要多想,”穆司阳站起来,拍一拍校服,朝卓治伸出手,“走吧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卓治怔怔地看着他,伸手过去,穆司阳握住,却没有握住卓治的手。他盯着手里的粉红色棒棒糖:“什么意思?”

卓治站起来,路过穆司阳,踱步向前,脸上透着愉悦。他的声音和花香一起飘过来,飘在这一小片星空下:“儿童节快乐啊,司阳。”

 

12

高考结束后他们最后一次聚餐,几个成年人喝了酒,喝得微醺,聊得脸颊眼眶都发红。外面雨声不大,却一直下。夜渐渐深了,先是一个人被电话叫走,继而走的人越来越多,乔晨拉着路夏一起走,一个用帽子挡着脸,一个低着头;严智明给要离开的张百扬递过一个纸袋,里面厚厚一沓本子:“这是你未来一年的训练大纲,有问题随时和我联系。”张百扬道了谢,飞快地别过脸去,离开了烧鹅店。唐佳乐喝得有点多,搂着池大勇,咬着杯子掉眼泪,也不说话。贺兴隆跟着父亲忙里忙外,总是劝他们少喝一点。

卓治默默地站起来,穿好外套,微笑:“我先走了,回见。”

他走出来,深吸一口气。刚刚打开伞,就听到身后门响。

他没有回头,低下脸笑了:“一起走吗,司阳?”

他们两个人的伞总是碰在一起,卓治渐渐地不再尝试,他轻笑:“司阳,两个人这样走,真是没办法接近啊。”

穆司阳停下脚步,回头看他。

路边的屋檐下有没带伞的路人在避雨,卓治笑一下,走了过去:“给你,快回家吧。”

他在那人的道谢声中表明伞不用还了,然后目送他的伞和那个人一起消失在雨幕中。一转头,穆司阳就在他身后,那把黑伞倾向他,穆司阳正凝视着他。

卓治对他笑:“走吧。”

他刚刚迈出一步,就被人拽了回去,拽他的人刚好地吻上他的嘴,轻柔地、温存地。

 

13

穆司阳在大学毕业后收到过一个毕业礼物,一把深蓝色的伞,不是新伞,却保存得很好。是他高二那年丢的伞。

和伞一起寄来的还有一张明信片,铁轨,树林,和夕阳。明信片背面写了话,清秀有力的字: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要不要一起去国外旅行?”

后面还有一句话:“顺便再结个婚?”

 

14

穆司阳也写了一张明信片。简简单单两个字,好啊。

写完的瞬间他看了下表,19:19,他心里莫名一动,把这个时间也写了上去。

我要我们长长久久。

 

 

全文完


我宣布我永永远远地死在今晚了。


借我你的一天,一起看神仙爱情的24种解,好不好呀~

星星眼:

【穆卓成双】穆卓24h联文活动

闷热酷暑,球场上,挥汗如雨。

这个夏天,我们见证了他们为了实现同一个梦想,全力以赴。

看他们为了攀上同一个顶峰,携手而行。

和他们在一起,任何地方都能到达。

我们在少年的青春行径里,见证着穆卓的并肩成双。

他如一只自由自在的飞鸟,展翅翱翔在湛蓝天空,不问高远;

他似一棵人间苍天大树,伸展树枝遮蔽一切黑暗,静默等待着那抹雪白到来;

在这个夏天,他们披着熔金落日相遇,自此那抹雪白嵌入了苍天绿叶之中,并肩霜雪晴空。

连理枝扶羽,比翼卓青空

今夜(8月22日00:00),邀您亲临,静窥属于他们的独特记忆


穆卓szd扣扣群:687378767


0:00&24:00@穆迟迟抱紧了卓治并向您扔了只司阳

1:00@解家安十九

2:00@袖香温素手

3:00@烛影子

4:00@舟起明轮

5:00@娃娃岁晏

6:00@不二子玉

7:00@阿元.

8:00@一品大罐头

9:00@🌬互联网恶霸

10:00@青葙·秦艽

11:00@明月别枝

12:00@墨…绯

13:00@Happiness

14:00@vyukoy.

15:00@鱿鱼

16:00@果亨君

17:00@祖传小企鹅_

18:00@爬墙专用小号

19:00@冰糖葫芦娃

20:00 @唐问辞

21:00@洛殇羽月

22:00@掉毛的羽叔叔  

23:00@苏夜白陆_银他妈一生推  

穆卓给我锁死!锁死!这不是友情的事儿!这就是爱情!是爱情!


如果有天台名场面,我就开车。


他俩是怎么瞬移坐到一起去了?

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?


全世界都知道卓治喜欢穆司阳了除了穆司阳。

全世界都知道穆司阳喜欢卓治了除了穆司阳。

穆司阳真是个纯真的笨蛋。

【穆卓】白日星 (一发完)

※ 《奋斗吧,少年!》相关,激情短打。

※ 小甜饼

※ 5K+

※ 邀您一起看木头如何开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穆司阳在很久以前接到过卓治的一个电话,彼时是盛夏,笑意盈盈的少年一张机票飞去了遥远的北方看一场演唱会。晚上九点多,穆司阳的电话响起,他看了一眼名字,立刻就接起。嘈杂的声音传出来,穆司阳皱起眉头。

少年的声音断断续续:“你说,白天会看见星星吗?”

穆司阳眉头皱得更紧,他不明白对方在演唱会现场给他打电话的原因,不懂这句无着边际的话,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

那边嘈杂的声音还在继续,穆司阳只好说:“卓治,如果没事的话,我先挂了。”

卓治笑了:“没事。”

穆司阳却没有挂掉电话。

又过了几秒,卓治问:“给你听歌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

其实现场的歌从手机里传出来,已经变成了破碎模糊的旋律,拼凑不出完整的歌曲。但是穆司阳认认真真,像听英语听力一样听完了。歌唱完了,在浪潮一样的尖叫声中,卓治挂掉了电话。

 

2

卓宇转学的事情是严智明告诉穆司阳的。他点点头,心里没什么震惊,只有一句,“原来如此。”

他的视线越过大半个球场,落在远处奋力击球的少年身上。少年奋力挥拍,网球飞快地越过球网,砸向了地面。

身边的阿严抚下眼镜:“卓治今天的击球力度提升了百分之七十九。”

穆司阳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风起微微,像一声喟叹。

 

穆司阳安静地站在更衣室外面。校园里的灯渐渐都灭了,只剩下路灯在晚风中温柔地亮着。

卓治走出来,很难得的,脸上一点笑也没有,心事重重的,看着还有几分落寞。

穆司阳轻咳了一声。卓治这才注意到他:“你还没走?”

“在等人。”

“等我?”

“对,等你。”

卓治一偏头:“找我有事?”

穆司阳点点头:“请你吃冰激凌。”

“啊?”

穆司阳拉过他的手臂:“走吧。”

 

粉色的草莓球,棕色的巧克力球,白色的奶油球。卓治兴趣缺缺地用勺子戳着冰激凌。

穆司阳盯着他:“不喜欢吗?”

“没有,只是累了。”

穆司阳叹口气,轻轻拉过卓治的右手,按住他的小臂,开始揉按。他是指尖因为扶着冰激凌碗,冰冰凉凉的,手上力度刚好,极大地舒缓了卓治酸痛的肌肉。

卓治靠在椅背上,笑着看他:“司阳,你这样我会觉得你有事求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卓治有点惊讶:“什么事?”

“一,不要随便猛增运动量,对身体不好;二,心事可以对我说;三,不要不开心。”

卓治许久都没有说话,久到穆司阳抬眼去看,却看到对方眉眼弯弯。

“司阳真是个温柔又话多的美男子。”

穆司阳一推眼镜:“新鲜的评价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除了你没有人说过我温柔、话多。”

“那美男子是有的了?”

穆司阳一本正经:“不计其数。”

卓治愣了一下,继而大笑起来,酣畅淋漓。

穆司阳也跟着扬起嘴角,小小的弧度。他松了一口气,想,终于笑了。

 

3

穆司阳曾在一个春天的周六下午专门跑去了学校,他在校门口的樱花树下收了一捧干净的花瓣。那些花瓣被制作成干花,添上香料,然后被封进了透明的玻璃罐里,摆在柜子里,紧紧挨着穆司阳的奖杯。

玻璃罐的另一边是一些看上去同样没什么实用性的东西,一个八音盒,一个信封,和一个装了水的小玻璃瓶。

在第二年阳历二月底,阴历正月的早春,这些统统被卓治放在了自己的书架上。

街道上风是穿骨的凉,卓治在温暖的室内,听着风铃清脆的响和穆司阳说话的声音。

“……里面录的是去年八月在山上听到的声音,做书签的枫叶是我家附近的一棵树的,瓶子里的是阿尔卑斯的雪。”

卓治一边笑一边听,手上正在拆那个信封,里面是封好的红色枫叶:“司阳,你告诉我,你挑这片枫叶,用了多久?”

穆司阳看着他的眼睛,面无表情:“一个秋天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

卓治眼里有水晶灯映进去的光,黑白分明,点点璀璨。穆司阳点点头:“你喜欢就好,生日快乐。”

 

4

穆司阳在手臂受伤后不久就成为了育青网球队新一任队长。鲜少有人知道那段时间曾有外队趁他肘伤未愈前来挑衅,更不会有人知道卓治一个人替他挡下了对面一个队。

穆司阳站在场边,看着对面的人一个个累得倒下,看着卓治表面的平静和眼里的怒气。没有人注意到穆司阳的手紧紧握拳,甚至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。他只看到了那个少年罕见的斗志,像一颗子弹破空向前,杀气腾腾。

那晚他们依然一起回家,路灯下他叫住了身旁的人。

卓治停下脚步,有些迷茫地看着他。

“等我的左手好了以后,我们打一场吧。”

“……好啊。”

 

5

比他们的对战更先来临的,是他们的双打。严智明在白板上勾勾画画,最后得出结论,黄金搭档需要学会应对强强联手型的对手。

唐佳乐表情夸张:“队长和卓治?这怎么可能打得过嘛!”

池大勇拍他肩膀:“佳乐,相信我们。”

卓治未置可否,一双眼睛先去看了身边的穆司阳:“你可以吗?”

穆司阳颔首:“可以。”

严智明合上笔记本:“那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

那场对战结束后,他们几个人得到了一个共同的认知,穆司阳和卓治,是非常默契的双打组合。

继而他们得到了第二个相同的认知,穆司阳和卓治,是非常奢侈的双打组合。

“唉,”卓治坐在场边擦汗,半真半假地叹气,“要是司阳没那么强就好了,我们说不定真的可以组个双打。”

穆司阳停下系鞋带的动作,扭头看他:“我们现在这样也很好。”

卓治眨眨眼。

穆司阳又说:“但是你还可以更好。”

 

6

穆司阳过生日的时候卓治送了他一张专辑,蓝色的封面。穆司阳看着封面上的五个人,依稀记起来这是卓治很喜欢的乐队。

“许个愿吧。”卓治坐在他对面,隔着摇曳的烛火,笑着凝视他。

穆司阳闭上眼睛,认认真真、认认真真地许了一个愿。

“真想知道队长许的什么愿望啊。”佳乐的大眼睛转动着。

“说出来就不灵了。”卓治说。

“哼,不说我也知道队长许的什么愿望。”

贺兴隆挠挠头,笑着说:“我也知道。”

几个少年彼此对视,会心一笑,默契地绝口不提。

穆司阳在这一刻也难得地有了几分笑意:“那就让我们全力以赴吧。”

 

7

穆司阳去医院复查的那天是个阴天,天空灰蒙蒙的,满是乌云。他走出医院,听到了卓治的声音:“早啊。”

他看过去,卓治还是笑眯眯的样子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路过这里,看到你进去了,稍微有些担心。”

“怎么不进去等?”

“怕会打扰到其他人。”

“一起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司阳,你的手臂……”

“没关系了。”

“那今年的全国大赛,更要全力以赴了吧。”

“你也是。”

“司阳今年也要去爬山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真好,我也想去。”

穆司阳点点头,想说,好。卓治把他的话截在了嘴里:“和大家一起。”

“有机会的话。”

穆司阳走出去几步才意识到身边的人不在,他下意识地看回去:“怎么了,卓治?”

“司阳。”

“嗯?”

“下雨了。”

一滴水落在穆司阳的鼻尖,然后就没有了,一把伞撑在了他的上方。

穆司阳悄悄地看向卓治。他才意识到,仿佛只要他在身边,再艰难的路都可以走下去。

 

8

穆司阳最清楚地认识到卓治的任性时,是在那个十分厉害的小个子转学生来了之后。卓治和小个子打了一场,打到大雨滂沱,两个人都没有收手的意思。

后来在更衣室,穆司阳遇到了擦头发的卓治。只有他们两个人,空气静悄悄,又喧嚣。

他问他为什么从来不肯认真。

卓治的眼神垂下去,落到地面上:“我似乎,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认真,把对手逼到极限,享受网球所带来的乐趣,无论如何都无法执着胜负……我只是如此而已。”

穆司阳皱紧眉头,深深地看着他。

“司阳,你呢?”

“全力以赴,争取胜利。”

卓治扬起来的脸又低下去:“司阳,如果有一天我对团队构成障碍,就把我移出名单吧。”

穆司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他希望卓治可以认真,认真并且开心。

 

9

他们在山上合宿那晚,卓治发现了穆司阳在练习右手,后来穆司阳发现卓治躺在自己身边,一双眼睛睁着,一直盯着天花板出神。

他轻咳,说,睡吧。

第二晚,卓治又一次找到了他。他坐在他身边,难得不再漫不经心,“你扛不住的,是不是也可以让我帮忙扛一下呢?”

他却回到了上一句话,是啊,大家都在努力,那,你呢?

少年的笑意半真半假,队长这是嫌我不够努力?

穆司阳笑起来,酒窝浅浅的。

“司阳的笑很甜。”卓治说。

穆司阳在心里叹气:“最后一年了,不要留遗憾,嗯?”

“嗯。”

那晚他看着卓治的睡脸,思考了很久卓治究竟有没有懂他的话。他不仅是希望球队没有遗憾,也是希望卓治没有遗憾,希望他以后的漫漫人生中,在回忆起此时此刻的瞬间,不会为了没有全力以赴过而感到遗憾。

 

10

穆司阳是在下山的时候才发现卓治不舒服。清晨的太阳还没有完全发挥出自己的热,卓治走在他身边,嘴唇抿着,透着白。

穆司阳刻意放慢脚步,等队友走走在前面后才低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卓治弯弯嘴角:“可能是发烧了。”

穆司阳的手背贴上他的额头,不正常的灼热。“难受吗?”

“有一点。”

“坚持一下,走不动了我背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走到山下时,卓治晃了一下,穆司阳立刻扶住他:“还好吗?我背你。”

卓治摇摇头:“不用。”

“不要逞强。”

卓治用眼角觑他,调侃:“从队长嘴里听到这句话还真是有说服力。”

于是穆司阳又笑了。那天直到最后,卓治也没有需要穆司阳的背。

 

11

和海广那一场打得异常胶着,但穆司阳确实没想到卓治被伤到暂时失明。他看完池大勇和严智明的邮件,欣慰之余莫名气恼。

打开微信,点开置顶的聊天框,发出一句: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对方正在输入中,整整五分钟。五分钟后,简简单单一句,你知道了啊。

“医生怎么说?”

“已经没事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不然我要怎么回你的微信呢?”

“……”

“以后要小心。”

“你担心我啊?”

“当然。”

 

12

夺得全国大赛冠军的那晚穆司阳难得地失眠了,他想到了一个问题,卓治是否会继续打网球。凌晨一点,他把这个问题发给了卓治。

对方回得很快,穆司阳不自觉地皱眉,怎么还没睡。

“这个问题好难回答,不可能完全不打,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打下去了。”

“不觉得可惜吗?”

“不觉得。”

穆司阳盯着手机屏幕,斟酌着打字。他还没有回复卓治,卓治又一条讯息发了过来:“司阳,对我来说,和大家一起完成一件事的意义,似乎要大于打网球本身,当然,打网球也很快乐,但是……你能懂我说的吗?”

“能。”

穆司阳想,许多人都和他说过卓治的任性是他在纵容,但是他们没有看到卓治也在纵容他,纵容他一次又一次逼他认真,纵容到,他真的认真起来了。

那年的雨落在了穆司阳的心头,一点一点敲打着,然后汇成小小的水流,温暖地流淌。

穆司阳有一种释然的感觉,也有一点酸涩,他郑重其事地敲下,谢谢你。

 

13

高中的最后一个寒假,穆司阳一天都没有见到卓治。起初只是没有了电话联系,然后微信也不再说话,等等穆司阳从练习题中抬起头,意识到卓治已经许久没联系过他时,他们的聊天内容已经停在了五天前。

卓治的电话打不通,他在微信上留了言。又过了一天,他才收到了回复,一个笑眯眯的表情,然后是“对方正在输入”。

穆司阳直接点了视频通话。少年的脸庞进入了屏幕,笑意盈盈的。

然后少年说,司阳,你笑起来真的好甜啊。

“咳,你在哪里?”

“英国。”

穆司阳沉下脸:“卓治,你今年高考。”

“我知道啊,只是我很想去贝克街看一看。”

穆司阳摇摇头:“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

“你以为,我拿你有办法吗?”少年还是笑着,声音里听不出是调侃还是抱怨。

“早点回来,注意安全。”

“我知道,我会给你带礼物的哦。”

 

14

二月中旬,高三开学,卓治带着一袋子礼物和一对黑眼圈准时进入了教室。

课间穆司阳去找他,他睡眼惺忪地走出来,递给他一个盒子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计数器。”

穆司阳挑眉:“干什么用?”

眼泪都困出来的少年狡黠一笑:“司阳可以每次走神的时候都按一下,高考结束后给我看,这样我就会知道你走神多少次。”

“无聊。”

“拜托了。”卓治眨眨眼,对着他笑。

穆司阳回到家中拆开盒子的时候,发现里面还有一张明信片,少年清秀又有力的字:要等你先开口,那冬天才会走。后面画了一颗圆圆的苹果。

穆司阳心里一动,检索了那句话,果然是歌词,依然是那个乐队。

他又看向柜子里那张没被打开过的专辑,看了两秒,起身拿了出来。

音乐流泻出来的那一刻,穆司阳想过要不要关掉,对他来说,稍微有些吵闹。但最终他只是调小了音量,继续做题。

直到他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旋律。穆司阳抬起头来,盯着播放器,少年的声音又落在耳畔,你说,白天会看见星星吗?

是《温柔》。

过了几分钟,穆司阳抬手拍下计数器,小小的盒子“叮”的一声,屏幕变成了“001”。

 

15

穆司阳把给卓治的生日礼物拖到了高考结束。

六月八号走出考场,穆司阳看着远方湛蓝的天空,轻轻呼出一口气。

当晚他被带去家庭聚会,在酒足饭饱各自聊天的间隙他收到卓治的信息:“高考结束了,我的礼物呢?”

“明天给你。”

凌晨十二点,穆司阳躺在床上,翻着一个笔记本,牛皮纸的封面,纯白的内页,是卓治喜欢的风格。那些内页已经写满了话。

穆司阳又收到一条信息:“可以给我了吗?”

他几乎立刻翻身坐起,拖鞋都没有穿好,急切地奔向窗前,果然,卓治就站在楼下,白衬衫,牛仔裤,笑着对他摇摇手。晚风吹过,把路灯投下的树影吹到他身上。

 

卓治悄悄地走进了他的家,像春天的早晨一样。

穆司阳锁好卧室的门,回过身问他:“今晚住这里?”

他又笑得眼睛眯起来:“好啊。”然后他坐在书桌前的木椅中,四处打量穆司阳的卧室:“还是一如既往的整洁呀。”

穆司阳推推眼镜:“不可大意。”

“话说,”少年摊手,直直望进他眼睛里,笑得调皮又温和,“我的礼物呢?”

穆司阳看向落在床边的那个笔记本,走过去,拿了起来。他深吸一口气,递过去:“给你。”

白净的手接过去,但在翻开之前,少年又被其他事物吸引了目光。

“哇,你居然走神九百九十九次?”

穆司阳摇头:“不。”

“我记的不是走神的次数,是想到你的次数。”

“……司阳想到我九百九十九次啊……”

穆司阳再次摇头:“不是。”他看着卓治的眼睛,目光坚定:“这个计数器只到九百九十九。”

卓治匆忙地低下头去,翻开了手中的笔记本。

穆司阳看到卓治慢慢僵住了。他的目光再下移,看到了那个本上的内容,上面只写了一句话,却用了三百六十五种语言。

那句话用本子里的最后一种语言说是,我爱你。

卓治一页页翻下去,最后他抬起脸来,明明在笑,眼里却有水光:“原来木头也会开花啊。”

穆司阳帮他擦去溜出眼角的泪:“如果白天可以看到星星,那木头当然可以开花。”

“白天真的可以看到星星吗?”

“可以,我见到过,我身边有一颗星星,无论白日黑夜,都在温柔地亮着。”

卓治微微偏头:“你好像在说我。”

“我就是在说你。”我的日月星辰,我的宇宙万物。

 

16

看来下次听到《温柔》时,我还是要给你打电话啊。

不,我们一起去。

 

 

全文完